北京赛车 > 平台动态 > 浙江为何重申严管 个人消费信贷?

浙江为何重申严管 个人消费信贷?

2019-09-20 10:02:40|浏览量:171|

今年以来,多地监管部门密集对银行信用卡和个人消费贷款业务的野蛮增长做了警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日前,中国银保监会浙江监管局办公室印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个人消费贷款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进一步规范辖内个人消费贷款业务(不含住房按揭贷款、汽车消费贷款)发展。

 

浙江银保监局9月17日做出公开回应称,《通知》并不是出台新政策,而是针对当前个人消费贷款领域存在的问题,重申原有相关政策要求,督促银行机构坚持消费本源,进一步规范业务经营,更加有效满足居民真实合理的消费需求。

 

浙江一位银行业人士9月18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消费贷严管的文件近两年也不是第一次下发了,而且银保监会针对消费贷的专项检查也从来没有断过。近期又重新下发可能是,一方面和房住不炒的政策要保持同步和延续性,另外也和近两年来各金融机构大力发展线上消费贷款和消费贷款创新有关。

 

其后一个大背景是,浙江近两年的信贷增速略创新高,但背后的结构性矛盾突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截至今年8月末,浙江银行业各项贷款余额11.7万亿元,同比增长16.1%。信贷暴增六成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获得的独家数据显示,1-6月,浙江辖区内工农中建交五大行合计新增信贷2564亿元,相比2018年上半年的1575亿元大幅增长62.8%。按以往推算,浙江五大行贷款占全省总贷款的四成以上。

 

但从信贷结构来看,交通、水利等政府基建类项目投放规模比较大,超过了新增贷款规模的一半。

 

另外一个突出的投向就是个人贷款。

 

一位四大行的浙江省行人士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上半年四大行的新增贷款增速非常快,这两年消费升级明显,普通个人消费贷款产品很多,包括信用卡分期和消费贷款。浙江的专业细分市场比较多,个体经济比较发达,个人经营性贷款也增长很快。此外,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增长也比较明显。

 

“今年我们的个贷增量占到了半壁江山,以往都是法人贷为主,今年1-4月个贷增量占比到了40%,个贷增速比法人快。”前述浙江省大行人士表示。

 

这或许就是此次浙江银保监局重申对个人消费贷严监管的原因之一。

 

把观察的视角拉长到近十年来看,浙江银行业贷款与GDP的比例,从2011年末的1.66上升到2018年的1.88。而2018年末广东、江苏、山东分别只有1.49、1.27、1.02。2018年,浙江省新增贷款1.55万亿元,江苏新增1.36万亿,同期浙江的GDP(5.62万亿)只有江苏(9.26万亿)的6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浙江一位地方监管官员曾在今年上半年一次会议中对辖内银行机构表示,这种现象,站在微观角度解释,银行业发放的贷款要么有可能会违规流入了股市、房市,要么可能在容易获得信贷资金的企业或者机构里空转,或被用于省外投资,而那些真正需要资金的中小民营企业没能及时获得信贷支持。确保投放的“消费属性”《通知》表示,近年来浙江的个人消费贷款和信用卡业务快速发展过程中出现产品偏离消费属性、用途管控弱化、多头授信普遍等问题,尤其是资金违规进入股市、房市等行为屡禁不止,推高了居民杠杆率,对实体经济产生了“挤出效应”,影响了宏观调控效果。

 

为此,浙江银保监局要求各机构首要核实个人消费贷的真实合理的需求,严防资金挪用,全流程管控贷款,严禁贷款资金违规流入禁止性领域:严禁贷款资金用于支付购房首付款或偿还首付款借贷资金;严禁贷款资金流入股市、债市、金市、期市等交易市场;严禁贷款资金用于购买银行理财、信托计划以及其它各类资产管理产品;严禁贷款资金用于民间借贷、P2P网络借贷以及其它禁止性领域等。

 

除了这些禁止的领域,监管部门要求个人消费贷主要满足居民教育培训、健康养老、信息通信、旅游娱乐等领域的有场景的真实、合理消费需求。

 

同时,严控风险,不得以未解除抵押的房产抵押发放个人消费贷款,不得对无偿还能力的客户发放消费贷款。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放贷或为其提供资金放贷,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增信及变相增信。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通知》还特别强调各银行机构要严格消费者权益保护,不得滥用客户隐私信息和非法买卖、泄漏客户信息,不得通过盲呼等方式向不特定客户电话营销,不得对明确表示不愿被打扰的客户再次电话营销,不得违规搭售。规范催收及委外催收行为,不得对与债务无关的第三人催收,不得采用暴力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等不当行为催收。

 

同时,还特别对信用卡业务管理提出专门要求。主要原因是近年来,信用卡业务快速发展,预借现金、大额分期等领域用途管控弱化。

 

为此,《通知》专门对规范信用卡业务管理重申了相关要求。央行近日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十年间我国信用卡发展一路飙涨。2008年信用卡应偿余额仅1582亿元,2019年二季度已达7.23万亿元,较十年前增长了约44倍。

 

而近年现金贷、互联网消费贷、P2P等市场放贷主体日益增多,债务风险有向信用卡行业传导的趋势。截至2019年6月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还信贷总额为838.84亿元,同比增长10.86%。

 

因此2019年商业银行的信用卡业务已告别疯狂扩张的增长趋势。央行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第二季度末,我国信用卡(包括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11亿张,环比增长3。04%。而在去年同期,我国信用卡(包括借贷合一卡)发卡量环比增速为4。07%。

 

 


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仅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与本网无关。
 

专栏合作

欢迎您浏览龙基金官网,有关资讯合作,投稿或其他疑问请联系 QQ:2698491281

开通专栏
江苏快3 江苏快3 幸运28 江苏快3 华盈彩票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